驶向地平线,驶向自由   ——《加勒比海盗》系列影评

On

Update

作为最优秀的海盗题材影视作品,《加勒比海盗》至今已拍摄四部,其中前三部自成体系。

当扮演电影主角杰克·斯派洛船长的约翰尼·德普以其放荡不羁桀骜不驯亦正亦邪的形象出现在荧屏上时,深居都市的人们已经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自由的气息。

《加勒比海盗》是一支自由之歌,而主角杰克船长就是那自由的化身,他的黑珍珠号也是自由的海盗船,他的船员也是自由、快乐、勇敢的海盗。正如第一部末尾杰克船长重新登上黑珍珠号说的那些话,“向自由航行!”,“向地平线前进!”,自由是这一系列电影的主线,并在一次次冒险、斗争中为自由战斗。

电影前三部有两大主要矛盾。第一大矛盾,海盗们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矛盾,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舰队欲彻底击垮或招安海盗们。第二大矛盾,杰克船长与“飞翔的荷兰人”号船长戴维·琼斯的矛盾。“飞翔的荷兰人”号虽然是一艘终生漂泊在海上的海盗船,但船上的船员却备受压迫,它并不自由。杰克曾经欠下戴维·琼斯一笔债,戴维·琼斯想将他囚禁在自己的船上作一辈子船员。这两大矛盾无非是自由与束缚的较量。

自由与束缚的反差与较量,在影片第三部中集中体现了出来。第三部开头是英国皇家港在处决一批与海盗有瓜葛的民众,并且宣布在该地区实施宵禁,并剥夺所有民众的公共聚众权、人身保护权、法律咨询权、陪审团议罪权,可见在当局统治之下,所谓的自由是不存在的。而之后的海上大决战——全天下海盗迎战无比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则是一场自由与束缚对决的集中体现,正如女主角伊丽莎白·斯旺在开战前提振士气的演讲所说“……海盗们还在看着我们等着黑珍珠号领队。他们会看到什么?惊恐的鼠辈?被弃的破船?不!不!他们会看到自由的人和自由!……”。海盗们拥有最强大的精神武器——自由!它的力量就像哈利波特拥有的制胜魔法——爱,爱可以战胜一切邪恶。在伊丽莎白·斯旺的激励下,垂头丧气的海盗们找到了自己的精神支柱,满腔热血地投入战斗,并打败了敌人。

为什么说海盗是自由的?因为大海是辽阔的,它有包容万物的气概,人身处一个辽阔的地方,人的心境也会开阔,会解放人的心灵。而大海又是神秘的,海盗的生活就是冒险,他们无拘无束地在大海中航行,劫掠商船,抢夺财富似乎并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刺激、危险的遭遇与探索,如挪威海怪、土著人的小岛、世界的尽头——戴维·琼斯的魔狱、青春之泉。没有法律的约束,没有金钱的束缚,没有世俗的纷扰,要做的,只是在辽阔无边的大海航行,并不断地冒险。

影片在爱情与自由关系的处理上,也有一种要自由必须牺牲爱情的倾向。比如,最主要的横贯前三部的爱情段子是主角威尔·特纳与伊丽莎白·斯旺,他们的结果是威尔成为“飞翔的荷兰人号”船长,十年航海,伊丽莎白孤独度过,十年中只能有一天他们才能相会。英国皇家港原司令官詹姆斯·诺灵顿与伊丽莎白也有纠葛,他在第三部中被杀。中国海盗邵峰、英国皇家海军司令贝克特对伊丽莎白都动心,而他们都被杀了。杰克船长虽然曾经对伊丽莎白动心,但随后放弃,他在第四部中也最终放弃了他的老情人安吉莉卡,他选择了自由。影片可以说将爱情与自由完全对立起来,虽然这个观点有待商榷,但对我们仍然有思考的价值。

优秀的电影需要优秀的电影配乐。《加勒比海盗》系列电影配乐主要由好莱坞著名配乐人汉斯·季默操刀,他很大程度上位电影情节适当地渲染了气氛。比如,杰克·斯派洛高高地站在桅杆上出现时,恰到好处的配乐增强了他的英雄色彩,使人们对他的敬佩、赞扬、信任、希望油然而生。人们耳熟能详的《He is a pirate》就出自《加勒比海盗》。

一名法国水手的书中,在回答为什么他要选择水手在海上漂泊时,他那么说道:“因为地平线一直在那儿。你想到达那儿,但你永远也到达不了。就是那样,遥不可及难以放弃。”地平线就是自由。

或许《加勒比海盗》中的海盗生活对我们来说距离太远,收获远不如其他电影多。例子比比皆是。《失恋33天》是都市爱情疗伤片,观影收获正如它的类型。《金陵十三钗》至少可以在精神冲击中提升自己的民族意识。而《加勒比海盗》能带给我们什么呢?我想,它能让我们用心去体会自由的真谛,让我们怀揣一个自由的梦,提升我们的境界。 让我们在这一首自由之歌中,驶向地平线,驶向自由!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