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烂一手好牌:为什么一些美女错过了好的亲密关系

On

Update

我一直不愿意从经济论的角度来考虑亲密关系,因为这种思考并不在人们每时每刻生活的表面上运行,而只是一种理论的反思。但是,偶尔做一下反思是必要的,假如我们真的要对亲密关系实践做出反思的话,经济论依然是有用的,而且这种思考对于某些喜欢谈论“底层逻辑”的人来说似乎特别合适。

美女更幸福吗?更具体地,美女在亲密关系中更幸福吗?本文只讨论异性恋的情况,但可能也适用于其他情况。

美女的优势人尽皆知,并且早已得到各种实证研究的证明。最近有研究表明,从整个人生的尺度来说——不限于较为狭窄的亲密关系语境——美女的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都更高,而且影响不小,其中有超过一半的影响是间接的,因为她们通过美貌获得了更好的健康、教育和收入。更具体的说,一个标准差的吸引力变化会带来 0.10 个标准差的满意度/幸福感变化。

那么, 美女在亲密关系中也更幸福吗?虽然一些研究倾向于支持这一论点,但是近年来有些研究注意到了美貌的负面影响。其实,许多人经过身边观察也可以注意到一个颇为遗憾的现象:许多美女的亲密关系状况似乎并不值得向往。换句话说,她们打烂了天生的一手好牌。由于亲密关系在人生的幸福中的地位至关重要,这也给她们的整个人生蒙上了一层阴影。

我既从身边观察到了这种现象,也从网络上阅读到过一些故事。其实,美女的不幸是一个相当常见的主题。由于目前关于美貌对亲密关系的负面影响的实证研究还相对匮乏,所以这里便不可避免地包含有我自己的一些思考,但它们都奠基于现代心理科学。这里要做一个免责声明:在这篇文章中我不会讲述来自我身边的任何例子,所以与我彼此认识的美女们大可放心。不过,我也认为这篇文章可能对具有美貌特征的广大读者有所帮助。

首先要明确的是,负面影响不容易出现在那些心地善良而又心理健康的美女身上,而这些影响往往是美貌与自身的某些消极品质叠加的结果。我在《中国式女儿》中对某些由家庭和文化状况造成的问题已经有过讨论。在理论上,一个完全自我实现的美女是不太可能犯以下这些错误的。

物质主义生活方式

由于美女的外表吸引力较高,这种强大的择偶资源使得她们能够找到具有较高的对等资源的配偶,尽管交换到的资源可能不是外貌方面的。同时,由于较高的吸引力在一般生活领域能带来很多好处,比如自信、善于社交等,那么这些由较高吸引力带来的好处也会对择偶带来优势。

有一个关于纽约曼哈顿的都市传说大概是这样说的。一位25岁的女子在论坛里发帖,询问如何才能结识华尔街的有钱人,跟他们约会,并和他们结婚。一位有钱人回帖说,由于女子的外表资源会随着年龄下降,而他们的财富会随着岁月而增长,那么跟这样的女子结婚就是一笔亏本的投资,所以有钱人一般只追求一个又一个跟年轻女子的短期关系,而不是长期稳定的婚姻。

这个都市传说值得我们讨论的地方有很多。不过我们这里仅仅关注这位女子的想法。很显然,她的意图是想用自己的容貌和年轻,通过和富人的婚姻,来争取物质财富。这诚然是一个相当极端的案例,但是它的缓和版本在日常生活中也频繁出现。有些女子就是在自己的约会软件或者“征友贴”中对自己的潜在对象进行“明码标价”的,即便没有一开始就漫天要价,也可能会在约会阶段或恋爱阶段提出要求。在上海人民公园的相亲角,浪漫爱情已经消失无踪。在中国,这个价格可能体现为索要大城市的一座“婚房”,或者高额彩礼,等等。

我需要再重复一遍:由于美女具有较高的长相价值,所以她们从男人身上换取相对的资源价值,这是相当自然的事情。可是,由于美女天生具有较高的要价能力,这可能也造成一个不良的后果:她们比长相相对平庸的女子更可能会有意地去使用这部分能力。一旦美女把这部分能力武器化,把浪漫爱情变成了商业谈判,那么她们便很有可能错过高质量的亲密关系。

如果一个人是为了对方的钱而去结婚,那么这样的亲密关系就没有建立在浪漫之爱、承诺、情绪联系、相伴和共享价值观等等的基础上,而只是某些物质利益。这就使得自己走向了物质主义生活方式(materialistic lifestyle)。根据美国心理学会词典,“物质主义”指的是“一种强调追求和获得物质产品和奢侈品的价值体系,通常被个人视为衡量个人价值和成就的标准,往往以牺牲道德、心理和社会因素为代价”。一种常见的误会是,富人都过着物质主义生活方式,但其实不然,大多数富人都没有过这种生活方式。想一想史蒂夫·乔布斯就好了,虽然他也有自己的豪华游艇,但他的生活方式跟物质主义八竿子打不着。另外,也不只是富人才有资格过物质主义生活方式,这种方式很明显地感染了大量的普通中产阶级。

虽然有些人会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值观排序,你要尊重别人的生活和命运。但是物质主义生活方式却被普遍认为是一种糟糕的生活方式。关于物质主义和幸福的关系的各种研究都表明,物质主义与更低的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相关。

美国心理学家蒂姆·卡瑟是一位研究物质主义的专家,写过一本书叫做《物质主义的高昂代价》(The High Price of Materialism)。在接受美国心理学会访谈时,他被问及物质主义是否有积极后果,他这样回答:

我们从文献中了解到,物质主义与较低的幸福感、较少的亲社会人际行为、更多的生态破坏行为以及较差的学业产出有关。它还与更多的消费问题和债务有关。在我看来,所有这些都是负面结果。

但是,对于一个依靠消费为公司带来高额利润、为国家带来经济增长、为政府带来税收的经济/社会体系来说,与物质主义相关的消费和过度消费可能会被视为一种积极因素。

可见,物质主义对于个人福祉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而只是对宏观经济有好处。但是,只有作为社会现象的物质主义才会对宏观经济有好处,一个个人的物质主义当然就谈不上了。

美国哲学家丹尼尔·海布伦提到:

我曾经与一个非常不幸福、支离破碎的家庭相处了一段时间,这个家庭体现出所有物质主义生活方式的迹象——工作是为了尽可能多赚钱,钱则被花在豪车和其他社会地位的象征上。购物是他们的主要休闲活动之一,家庭成员中有一名年轻女子甚至认为自己是“购物狂”。家中大部分人在谈论起他们觉得非常重要的话题或任何有实质内容的话题时总是茫然若失,他们的生活中也不常出现深刻或有内涵的对话。家庭成员彼此孤立,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然而单独来看,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招人喜欢的好人,他们的核心价值观都很健康,与其他人没有什么分别。他们都很关心自己的家人和其他熟人,毫无疑问,他们也很重视践行一些基本的美德,如诚实、公平、善良和忠诚。他们珍视个人取得成就的回忆、与家人共度的时光和其他人生中有意义的事情。

其实他们很有可能只是在追求经过大众文化所认可的人生目标,而且这些目标唾手可得。可能他们从来没有想过,除了单一的对于金钱、财产和地位的追逐之外,人生还有其他受人尊敬的可能性。于是乎,他们选择了能够满足自己欲望的生活方式,却丢失了真正在乎的东西。这次相处经历令我灰心丧气,因为我意识到自己也身处这样一种令人深切失望的文化之中,这种文化迫使我们全力去追逐一种与自己价值观严重不符的人生。

丹尼尔·海布伦:《幸福:一个极简导论》

海布伦的意思是,物质主义生活方式会让我们失去人生中更重要的事情,尤其是与他人的深度联结。

我们要想到,从古至今的各种幸福理论似乎都没有把物质财富看得很重要,其中许多都倾向于贬低物质财富对幸福的贡献。在心理学意义上,“物质主义”(materialism)这个词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贬义词。我在《存在一个收入饱和点吗?》已经对时下热门的收入饱和点理论做出过介绍,这一理论认为收入在达到一个饱和点以后便不会再对幸福造成任何影响。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会倾向于物质主义生活方式呢?俗世智慧已经猜到了正确的答案——这往往是由不安全感或受威胁感(比如小时候的困窘,或者要和弟弟争夺资源),以及强烈的要与他人进行比较的倾向造成的。当然,当前的各种媒介对物欲的追捧也脱不了干系。于是,当美貌与这些消极品质叠加在一起,想要从亲密关系中获得物质利益的强烈欲望,以及对物质主义生活方式的追求,便应运而生了。

不合理的价值交换目标

物质财富只是美女们的要价的一方面,其他方面还体现在男子的社会地位、身高甚至年龄等。我必须再重复一遍,美女们由于具有较高的长相价值,那么她们是可以合理地去交换这些资源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是有资格来“挑剔”的。可是,我们又一次看到,美女们可能会拿自己的容貌去交换回了成问题的东西。

在这里,我们便深入到了进化心理学的地盘。我之所以认为某些东西是成问题的,依据完全来自现有的进化心理学。

一般来说,女性希望自己的长期男性伴侣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或者具有高级职位。可是二十多岁的美女们开始寻找长期关系伴侣时,与她们年纪相仿的男性们正处于职业发展初期,甚至还没离开校园。所以,常见的做法是从这些年轻男性身上看到潜力。这倒也不难,聪明、自信、善良和勤奋都指向了不错的未来。但一些美女似乎觉得这样很麻烦,便跳过了这一步骤,而是直接寻找已经处于相当地位或职位的人。比如,章泽天与刘强东,中国高校里各种女学生追求甚至处于已婚状态的男老师,众多官员的各个情妇,等等。

一般来说,女性希望自己的长期男性伴侣身材高大而魁梧。然而,美女却比其他人(以及中国女子相比于美国女子)更容易死死地掐住一个身高数值不放,比如175、180甚至190,并且把这个从计量角度来说纯属偶然的数字设定为一个绝对的标准。然而,进化心理学只是告诉我们女性期望男子高大而魁梧,而没有说一定要达到什么固定的数字,而且这一方面的品质其实并不是女性最看重的因素。

通常来说,女性在短期关系中期望男性年轻,但在长期关系中期望男性年长。由于中国人长期不区分短期关系和长期关系,导致许多人不太容易搞得清自己想要什么伴侣。一些美女主动接近明显年轻的男性并希望和他们结婚,这似乎混淆了短期关系和长期关系的区别。我要强调的是,“姐弟恋”是很正常的事,而且我身边有很多朋友在进行“姐弟恋”(年龄差距其实很小,甚至只是象征意义上的),不过,它们全部都是男追女,而男追女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这种情况不仅不是坏事,而且很有可能是男性性别进步的表现,而且他们的亲密关系跟其他人的亲密关系没有什么区别。我们这里讨论的仅仅是美女们铁了心主动只找比自己年轻很多的男性的情况

以上只是一些例子,我之所以认为它们是成问题的,具体理由各不相同。为了社会地位而选择伴侣,跟为了金钱选择伴侣一样,都没有把真正重要的东西作为亲密关系的基础,这几乎必然导致关系缺乏意义。僵硬地确定一个身高数字,显然有着忽视伴侣的更重要品质的危险。固执地要找一个年轻许多的男子作为自己的长期伴侣,则是混淆了长期关系和短期关系的区别。

要相信,当一个美女只是看上了对方的钱、社会地位、身高或年龄因素并死死抓住不放时,即便她们获得了她们想要的伴侣,那么那些伴侣大多数时候也因此只是看上了她们的容貌和年轻而已。这种亲密关系很显然是缺乏意义的,因为它没有建立在一个真实的基础上。

一位杭州女士的父母正在给自己的女儿“寻缘”:明码标价、物质主义、不合理的交换目标。显然,这里没有浪漫爱情。我们可以想象,即便这位女士找到了相互看得上的人,这段亲密关系也只能是低质量的。

但是,这里只是从普遍情况来谈的,具体到个案可能非常不同。比如,如果章泽天当时是真的爱上了刘强东,或者女学生真的爱上了大自己二十多岁的已婚男老师,或者美女真的主动爱上了一个小自己十岁的男子,由于浪漫爱情具有绝对的权利,那么我在这里的所有谈论就在这些个案之中没有任何效用。然而,我还是可以很有把握地说,以上这些情况很有可能跟浪漫爱情没有什么关系,而这很有可能导致缺乏意义的亲密关系。

不稳定的关系

美女经常换男友也是一个常见的主题,这就像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经常换女友一样。频繁更换伴侣,这件事本身并不一定是坏事,但是他们有可能失去维护亲密关系的能力。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克里斯蒂娜-马-凯拉姆斯(Christine Ma-Kellams)领导的一项研究(分为四项子研究)发现,身体更具吸引力预示着更大的关系解体可能性、更短暂的关系以及更少参与关系维护过程。于是,美女和帅哥的亲密关系更不稳定便被实证研究确认了下来。这不仅意味着他们的关系解体的概率更高,也意味着关系中的冲突和冷战更多,并且在挑选长期伴侣时也更加任意。

我想起我读初中的时候,我的一位室友好不容易追上了我们年级的“级花”级别的美女,但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被分手了。实际上,他追到她前不久,她才跟另一位男友分手。我不认识这位女子,只是远远地见到过,当时我就感到我的室友的命运是注定了的。

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美女和帅哥认为自己有大量的替代伴侣可供选择,于是缺乏动机去主动去维护现有的亲密关系。但是,如何在亲密关系中稳定地生活却是一项对于整个人生而言相当重要的能力。如果美女缺乏这方面能力,这会导致维护关系的职责过多地转移到了男性身上,而自己则可能不停输出负面因素。亲密关系中至关重要的交互性就被废除了。结果要么是她们自己了结了这个关系,要么是超出了男性伴侣能承受的极限。

结语

我很荣幸可以认识一些可以在各种意义上称得上美女和帅哥的人,其中有些也是我的朋友。这些美女们大多心地善良、和蔼可亲,并且看起来没有什么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于是,以上这些现象在她们身上并不容易出现。

总结来说,一些美女们错过好的亲密关系的原因就在于,她们错误地运用了自己的天然优势。我怀疑,她们越有意识地来使用这些优势,就越有可能误入歧途。顺其自然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项。

希望这篇文章也促使人们——尤其是男人们——在对美女“上头”之余,尤其是进一步打交道后发现对方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的时候,不要感到惊讶。“美就是好”在有些时候是对的,但在有些时候不是。美女们是幸运的,但是这种天生的禀赋并不意味着她们的精神品质也令人赞叹。美貌与某些消极品质叠加可能会带来很可怕的后果。

无论如何,打烂一手好牌总是让人遗憾的事,而且亲密关系的选择与经营对人生的意义重大。由于这样的事情的发生是美貌和心理不健康叠加在一起造成的,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心理健康的改善,而不是利用自己的美貌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来越远。只有这样,她们才可能摈弃物质主义生活方式,更加合理地进行价值交换,以及让自己的亲密关系更加稳定与和谐,并且把亲密关系建立在浪漫爱情这一实打实的基础上。在通往自我实现的路上,美女与其他人是平等的,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打烂一手好牌:为什么一些美女错过了好的亲密关系”》 有 3 条评论

  1.  的头像
    匿名

    选择性太多会造成决策机制宕机,整体的稳定性依赖于个体的不稳定性和可替换性,不过在每次替换伴侣的过程中很像CPU的线程切换,是需要耗费时间的,而人类想要替换伴侣大概率会用冷漠,拒绝交流来逼迫伴侣离开,其实这个过程中自己也是经常会处于焦虑的,整体下来会把一副好牌打得稀烂。

    1. 嗯嗯,你说得很对,冷漠和拒绝交流确实是很常见的手法!其实我觉得这样不太好,人还是应该真诚一些。

      1.  的头像
        匿名

        是啊,冷漠不拒绝沟通只是为了给自己减少麻烦。真诚的人期望真诚的沟通,但是只要有期望就必定会失望。所以很多人会说自己对人的期望不高,这也算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