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汶川地震

On

Update

In

1

5月12日,一个本来很平常的日子。但是对我们三年制初一、五班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那天是星期一,要升国旗,国旗下讲话终于轮到我们班了。我们派出的也是演讲方面的精英:黎信陵和王亚楠,稿子由黎信陵执笔,也是经过校内高手的审视。是一篇令人感动的稿子。

演讲也非常成功。黎信陵出色的演讲技术和王亚楠令人望洋兴叹的英语口语,令我们班和外班都大为吃惊,有些人甚至感动得哭了。

我们班正沉浸在喜悦中时,危机却已经悄悄地来临,正当两位英雄正受到全班同学的夸奖时,危机突然悄悄来临……

下午同往常一样,我做完内务便去教室了。第一节课是政治课,我坐在坐位上正准备拿出书本,突然听见外面很吵,我望了望外面,外面聚集了很多人。我以为有人跳楼或者看见了UFO,便也向教室门口跑去。我的天啊!外面的人山人海一边叫着一边往外面冲,伴随着一名女生的尖叫:“地震啊!”,我感觉到地在晃动,便如做梦一样卷入人流往前广场簇拥。我跑过一班旁边时,看见一班的墙壁正在裂开,不时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掉落下来。我想起了一次在通江一所学校的踩踏事件导致几人死亡的影像,“我不能跌倒,否则我就完了”我心里这样想。我在人海中向前冲,由于前后左右的干扰,我差点跌倒,还好在我后面的哪位仁兄扶了我一把。

我来到了前广场,保持着麻木的表情傻木呆呆地望着图书楼。只见,图书馆上的玻璃逐渐掉落下来,包装在外面的铁皮也纷纷掉落,地面扬起了灰尘。我在做梦?不!周围的人,大多是这种表情。我头晕目眩,看见一些女生围着一团哭泣,哎……我在做梦?

地震结束了,我找到了本班大部队,大家都没有受伤,完好无损。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2

整个前广场,秩序十分混乱。“哎,短短几分钟,我们成为灾民了”有人意味深长地说道。很多的老师聚集在了前广场,体育老师用喇叭高声喊话:“同学们不要惊慌,快去操场!”我们便陆续蜂拥到了操场。

到了操场,大家就各干各的了。有同学冒死回到教室去取篮球,兴奋地打起了篮球;有人拼命地用手机打电话,可就是打不通,很多人围到IC电话亭打电话;有人想要去公寓取东西,可是公寓已经被封锁;最多的是学生和老师坐在操场讲自己的危险历程,谈天说地。平时,很难见到的刘校长也和一帮领导坐在操场上。

我们看见了那位来自加拿大的外籍老师,一位同学故意跑到她旁边说:“I have a good time(我很开心)”,那个老师用非常标准的英语笑着反问:“Now(现在吗)?”我们无语。

大批的人围在一起痛苦地哭泣,多半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如何。虽然打不通电话,我的家乡离几个震中(到底哪里是震中,同学们有四个说法:阿坝、成都、德阳、汶川)离得非常地远,所以一般不会有什么事。便和他们一起坐下和他们谈起来,我妈妈不久发来短信,说没有什么事,我便彻底放心下来。

我们班有个北川的,他一直在一旁哭泣,安慰也没有用。还有阆中的、雅安的,都在哭。我们围在一起唱歌,但都无心唱歌,没有维持多久。旁边的班玩丢手绢,有说有笑地丢了一个下午,没有人痛苦。旁边的另一个班几乎全部女生都在哭,男生也有一些。

一会儿,很多人围在地理老师旁边问问题,当然我也去捧场,那个老师跟我是老乡,但他不知我是他的小老乡。我问巴中的情况,他说应该差不多;我问平昌的情况,他说应该比这里弱。见他们都在问地震方 面的,我出格地问修不修川藏高速公路,他没有理我。

晚上怎么度过呢?我们在思考这个问题。叶主任来了,我们询问,他说:“能通知的尽量通知,让家长接走,其他人在操场露营。”可是我们没有得到什么救灾物资,就顶着严寒躺一个晚上。

在操场呆了一个下午。夜幕降临,由于停了电,操场能见度很差。不一会儿,发电机启动了,操场有了些灯光,同学们一片欢腾。很快,喇叭里传来了我们熟悉的何执行校长的声音,他说操场是最安全的,叫我们不要回教室、公寓,以及提出对我们这些灾民的要求。讲话结束,掌声欢呼声雷动。

随后,一群同学到处抢用来建睡觉用的物资。体育保管室的门打开了,大家冲了进去疯狂地抢物资,里面很快就空了。我们第一次体验了“打砸抢烧”的快感,大家齐心协力修好了帐篷,卿老师就用他的笔记本电脑给我们看《哈利波特》,可一会儿就没电了,大家扫兴了,开始休息。

一些人睡着了,一个帐篷要住30多个人,很挤,我没有位置,只好坐在一个地方和一些人聊天。直到第二天凌晨2点,我终于有位置了,躺下开始睡了。到4点8分时,我被惊叫声吵醒,坐起来明显感觉地在摇,跑了出来,不久平息了,又进去睡觉,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3

5月13日的早晨,是灾后的阳光明媚。大家陆续醒了过来。

接下来的日子,到底是放假,还是换个地方继续上课呢?开完紧急会议回来的卿老师给了我们答案:放假!真实不幸中的万幸啊!大家都非常开心。然而又放几天呢?卿老师说应该至少是7天,那我就可以回平昌避难了。但是必须由家长同意才能确定自己可不可以出校,用卿老师的手机联系,但信号非常弱。给我妈妈的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小灵通和联通失败了,又打我爸爸的移动,终于打通了。唉,还是中国移动比较稳定啊。

可天公不作美,又开始落雨了。“由于地震原因,绵阳各汽车站的汽车都非常地有限,请班主任赶快将校车报名表送到主席台。”操场上的喇叭发出通知。卿老师说10点钟会有校车,可10点半到巴中的车还没到。“估计都不会有校车了”我们这些同乡绝望地说道,只好坐在操场上作漫长的等待。真是绝处逢生,一个我似乎不认识的叔叔来救我们了。那位大叔说:“没有校车了,走吧!我想想办法。”和卿老师打了招呼,那位大叔领着我们六个平昌人走出了校门。我历时接近30个小时的归途正式开始。

上了那位大叔的小车,他说:“我们去看看租得到车不。”可是找了1个小时也没找到。我们又来到平政汽车站 来碰碰运气,叔叔去汽车站了,我们停在汽车站外的小车上等,我们5个人肚子开始饿得咕咕叫了,就去买了5桶方便面,泡好了,在屋檐下,面对着立交桥吃方便面。这样的情景让人一眼认定我们就是难民,因为那些行人都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眼光。一会儿,路过一个瘸了一只腿的行人,撑着伞,伞上的一颗雨滴落在了一位正在吃方便面的仁兄的碗里。“哈哈哈哈,哈哈……”众人皆哈哈大笑。

一小时之后,那位大叔回来了,他忧心忡忡地说:“今天没有到平昌的车啊。车子又加不到油,我又无法送你们回去,我看还是先上去广元的车,到了广元后再想办法,我联系你们的家长到广元接你们。”随后,我们进入平政汽车站,大厅因地震原因关闭了,就直接来到停车场。这的确是我见到过的最混乱的汽车站——停车场人山人海,情形非常混乱,乘车的人都是拼命挤上车的。先前的几辆广元的车我们没有挤上去,等了半个多小时又没有车。大家开始灰心丧气了,对自己能否返乡已经不抱希望。但大叔却说一定要让我们回去,安慰我们不要灰心。

突然,拥堵的进站口闪出一辆标有“通力高速快车”的大客车,去广元,一些人纷纷紧随着车移动,汽车行动举步维艰。我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客车停了,我们堵在门口准备上车,但车上的押车员都下车了,“这车不开!”一个女押车员凶巴巴地吼着。我回过神来,发现大叔和那五个同学都不在了,我掉队了,急忙找他们。“我们在这儿呢!哈哈……”终于找到了,大叔边四处观望边镇定地说:“我看……”突然,他发现了一辆车“快来,跟紧!”

我们来到一辆汽车旁边,这辆车马上要开了,去广元。但已经围满了许多人,我们基本没有希望了。大叔急中生智喊道:“先让孩子上去。”谢天谢地,车上的押车员也同意了,我们终于上车了。大叔对我们说:“到了广元,在汽车站进站口等着,别忘了,是进站口!”大叔叮嘱道,随后他付了钱,下车了。

汽车发动了……

在广元下了车,坐在进站口的地板上,才得知来接应的是一位正风雨同舟的仁兄的爸爸,他的车才刚到

巴中。“起码要等3个小时啊!”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真是煎熬!我们不敢走远,就在汽车站附近,大部分时间坐在进站口。我们看见,车站门口有很多出租车司机在那里叫长途,价格非常贵,到旺苍的价格比

汽车站里平昌到绵阳的价钱还贵。

我们在进站口向四处张望有没有车牌为“川Y”的车,每次都让人失望。下午6点过,一辆长安,也就是接应我们的车到了。我们高声欢呼,“终于可以回平昌啦!!!”,可车里面的人却说他们还要去绵阳一趟。“我的天啊!又要等5个小时!”真的是非常失望。车上又下来一位大叔,来陪伴我们,广元是地震重灾区,我们晚上也要躲地震啊。那位大叔又联系了开着标有“四川小角楼酒业有限公司”的长安车,在超市买了些东西,一起到一个叫东坝的地方避难。在那里等啊等啊等啊等啊……

在车上我睡了一会。醒来已经是晚上11点过了,下了车和其他人活动了一会儿,看到不少的救灾车从眼前开过去。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问是不是跑长途,他说是,跑不跑巴中,他说要。出租车就停了下来和我们一起等那辆去绵阳的长安车。等了1个多小时,那辆长安终于到了,我们才问那辆出租跑巴中要多少钱,司机说要400,我们说300就行了,不然就不坐他的车。他硬是不要我们走,我们说不过他,只好妥协,400元装4个人。

车终于开了,我在车上又睡着了。我梦见我们的车过旺苍,到巴中大佛寺收费站,我问我们的车的速度跟飞机是不是差不多。睁开眼睛,车已到了大佛寺收费站,之后,那段路真的很陡,很不平稳,希望巴中交通局注意一下。在巴中,我们下车吃沙锅和烧烤,时间是5月14日凌晨4点。然后回平昌,出租车把我们扔在巴中就回广元去了,13个人只好挤在长安车里,严重超载,司机叔叔可能因为在自己的地段,又是凌晨,可能没有警察查吧。回平昌的那条隧道已经贯通,两地路程有些缩短,路况也好了很多。到平昌是接近6点,天已经亮了。啊!终于到家了!

历时接近30个小时的返乡旅程正式圆满结束。在这里,我感谢中国移动通信、平政汽车站、广元汽车站、绵广高速管理部门、通力运输有限公司、帮助我们的两位大叔、帮助我们的两位司机、中国石油(灾难时期还能在旺苍加到油)等等,感谢他们对我们返乡作出的杰出贡献!

来碰碰运气,叔叔去汽车站了,我们停在汽车站外的小车上等,我们5个人肚子开始饿得咕咕叫了,就去买了5桶方便面,泡好了,在屋檐下,面对着立交桥吃方便面。这样的情景让人一眼认定我们就是难民,因为那些行人都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眼光。一会儿,路过一个瘸了一只腿的行人,撑着伞,伞上的一颗雨滴落在了一位正在吃方便面的仁兄的碗里。“哈哈哈哈,哈哈……”众人皆哈哈大笑。

一小时之后,那位大叔回来了,他忧心忡忡地说:“今天没有到平昌的车啊。车子又加不到油,我又无法送你们回去,我看还是先上去广元的车,到了广元后再想办法,我联系你们的家长到广元接你们。”随后,我们进入平政汽车站,大厅因地震原因关闭了,就直接来到停车场。这的确是我见到过的最混乱的汽车站——停车场人山人海,情形非常混乱,乘车的人都是拼命挤上车的。先前的几辆广元的车我们没有挤上去,等了半个多小时又没有车。大家开始灰心丧气了,对自己能否返乡已经不抱希望。但大叔却说一定要让我们回去,安慰我们不要灰心。

突然,拥堵的进站口闪出一辆标有“通力高速快车”的大客车,去广元,一些人纷纷紧随着车移动,汽车行动举步维艰。我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客车停了,我们堵在门口准备上车,但车上的押车员都下车了,“这车不开!”一个女押车员凶巴巴地吼着。我回过神来,发现大叔和那五个同学都不在了,我掉队了,急忙找他们。“我们在这儿呢!哈哈……”终于找到了,大叔边四处观望边镇定地说:“我看……”突然,他发现了一辆车“快来,跟紧!”

我们来到一辆汽车旁边,这辆车马上要开了,去广元。但已经围满了许多人,我们基本没有希望了。大叔急中生智喊道:“先让孩子上去。”谢天谢地,车上的押车员也同意了,我们终于上车了。大叔对我们说:“到了广元,在汽车站进站口等着,别忘了,是进站口!”大叔叮嘱道,随后他付了钱,下车了。

汽车发动了……

在广元下了车,坐在进站口的地板上,才得知来接应的是一位正风雨同舟的仁兄的爸爸,他的车才刚到巴中。“起码要等3个小时啊!”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真是煎熬!我们不敢走远,就在汽车站附近,大部分时间坐在进站口。我们看见,车站门口有很多出租车司机在那里叫长途,价格非常贵,到旺苍的价格比汽车站里平昌到绵阳的价钱还贵。

我们在进站口向四处张望有没有车牌为“川Y”的车,每次都让人失望。下午6点过,一辆长安,也就是接应我们的车到了。我们高声欢呼,“终于可以回平昌啦!!!”,可车里面的人却说他们还要去绵阳一趟。“我的天啊!又要等5个小时!”真的是非常失望。车上又下来一位大叔,来陪伴我们,广元是地震重灾区,我们晚上也要躲地震啊。那位大叔又联系了开着标有“四川小角楼酒业有限公司”的面包车,在超市买了些东西,一起到一个叫东坝的地方避难。在那里等啊等啊等啊等啊……

在车上我睡了一会。醒来已经是晚上11点过了,下了车和其他人活动了一会儿,看到不少的救灾车从眼前开过去。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问是不是跑长途,他说是,跑不跑巴中,他说要。出租车就停了下来和我们一起等那辆去绵阳的长安车。等了1个多小时,那辆面包车终于到了,我们才问那辆出租跑巴中要多少钱,司机说要400,我们说300就行了,不然就不坐他的车。他硬是不要我们走,我们说不过他,只好妥协,400元装4个人。

车终于开了,我在车上又睡着了。我梦见我们的车过旺苍,到巴中大佛寺收费站,我问我们的车的速度跟飞机是不是差不多。睁开眼睛,车已到了大佛寺收费站,之后,那段路真的很陡,很不平稳,希望巴中交通局注意一下。在巴中,我们下车吃沙锅和烧烤,时间是5月14日凌晨4点。然后回平昌,出租车把我们扔在巴中就回广元去了,13个人只好挤在面包车里,严重超载,司机叔叔可能因为在自己的地段,又是凌晨,可能没有警察查吧。回平昌的那条隧道已经贯通,两地路程有些缩短,路况也好了很多。到平昌是接近6点,天已经亮了。啊!终于到家了!

历时接近30个小时的返乡旅程正式圆满结束。在这里,我感谢中国移动通信、平政汽车站、广元汽车站、绵广高速管理部门、通力运输有限公司、帮助我们的两位大叔、帮助我们的两位司机、中国石油(灾难时期还能在旺苍加到油)等等,感谢他们对我们返乡作出的杰出贡献!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