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确、Nice Guy与男性气质的危机

On

Update

在今天,女权主义,以及整个进步派,都把所谓的Toxic Masculinity(有毒的男性气质)视作一个需要被推倒的对象。这导致的后果就是男性气质的危机。这让我联想到,许多还在学校里的中国年轻人热衷于批判资本主义,但是到毕业时却发现找不到老板愿意雇佣自己,然后这些找不到工作的人便可以继续埋怨资本主义。你可以说许多人在做这样的事情的时候还属于unintentional outcomes的范畴,但时至今日,如果还看不到后果,那就是相当幼稚了。

在女权主义盛行的年代,男性中间就产生一批女权男。我对女权男现象已经有过批判,主要是他们错误地以为,只要自己跪舔女权主义者的脚,就能跟她们上床。而在整个政治正确的领域,男性中间又产生了一大批Nice Guy,这是我们这里要处理的话题。

什么是Nice guy呢?由于这是一个英语中的俚语,所以我们得看看俚语词典。它最好的释义是:“相信基本社会期望是性的货币的人(男性或女性)。”这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成为一个好人是一种基本社会期望,这种基本社会期望并不是适用于性的场合。你不应该试图用做一个好人来交换性。如果你要交换到性,你需要的是能交换到它的东西,而不是“好人”这种基本社会期望。另一部俚语词典的释义更为清楚:“没有安全感的男人,他希望自己的善良能得到性的回报。”

那么什么样的人是Nice guy呢?接下来我要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是我从一本自助书籍中截取出来的。由于包含性露骨内容,请未成年读者跳过这一部分。加粗体是我加的:

哈利和克洛伊约会快两个月了,这是克洛伊第一次来他的公寓。克洛伊一到,哈里就让她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他帮她拿了外套,然后请她进屋看《Some Like It Hot》(克洛伊最喜欢的玛丽莲-梦露主演的电影)。当克洛伊放松地看着电影时,哈利走进厨房,端出一大碗千层面和希腊沙拉。克洛伊印象深刻–这是最好的家常菜。

三个小时后,哈利和克洛伊一起坐在沙发上,共享一瓶红酒。哈利想,是时候行动了,但怎么行动呢?

一个小时后,哈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不会太明显。就在这时,克洛伊在坐立不安之后,直视着哈利的眼睛说:”你到底要不要吻我?

当然,当然,”哈利回答道。”我很乐意”

十分钟后,哈利躺在床上,挨着克洛伊。”我想再吻你一次,”哈利说,仿佛在等待克洛伊的允许

“不用问。“克洛伊低声说。

“我太激动了,我能感觉到我的心跳在加速。” 哈利抚摸着克洛伊的脸,然后亲吻她的嘴唇,一边伸手解开她的胸罩。”对不起,我解不开。“他说。

克洛伊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扣子。现在,她全身赤裸。

“你看起来美极了。”哈利说。

“谢谢,”克洛伊低声说,哈利爬到她身上,慢慢地插了进去。克洛伊退缩了。

你还好吗?“哈利问。

“我还没准备好。”

真的吗?

“是的”

可以吗?” 哈利一边说,一边向她体内挺进。哈利继续在克洛伊身上抽插了几分钟,然后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阻止了他。

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没有,对不起。”

怎么了?

“这样不行,”克洛伊一边说,一边拉开哈利的手,从他身下滑了出来。

Christopher Canwell, Atomic Attraction:The Psychology of Attraction

我们可以大胆猜测,这个哈利不仅在床上是一个nice guy,而且在生活中也是一个nice guy。我们也可以感受到Nice guy这个词的精妙之处——他们太nice了,他们总是询问女性的感受,请求女性的允许,在各种事务上都力求”平等“,喜欢不停道歉。然而,对于女性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扫兴的了,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床下。许多女性都可以回忆一下:你的男友在床上亲到一半忽然问还要不要继续,你当时在想什么?

于是,Christopher在分析这一案例时正确地指出:“有魅力的男人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女人渴望被控制的危险,她们渴望得到性支配者的关注,她们渴望服从。”这句话的确把握住了女人内心深处的秘密。而且,这一论断不仅适用于床上,在省略掉“被控制”“支配”和“服从”这样的只适用于性场合的修辞性术语后,也适用于日常生活中。也就是说,男人应该成为亲密关系中的引领者和推动者。如果男性没有承担起这一与生俱来的责任,那么亲密关系将面临巨大困难。

由于愿意读到这里的读者大多是都是受过或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人,那么我就有很大把握,无论你是男是女,读到这里都会感到惊讶,甚至怀疑起我这个人的品质。 啊,这个人居然还在宣扬传统性别角色?实际上,我曾经也是你们当中的一员。

Aaron Marino,一位著名的男性领域YouTube博主

我们在这里必须要明确区分政治含义和生活含义当中的“女性渴望服从”。我认为这句话在生活领域中很有可能是真实的。但在政治领域中,这显然是另一码事,我们在这里不讨论这一问题。而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读者感到不舒服的原因,因为人们很难撇清这句话的政治含义或后果,尽管他们承认这句话在生活领域中可能是对的。所以,只要现在你仅仅是从生活领域来揣摩这句话,并且你还具有普通人的常感的话,你会发现Christopher的话不无道理——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

从读者的这种可能反应中,我们也能窥见为什么政治正确助力于男性气质的危机。男性气质的危机这一社会现象有很多原因,但政治正确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男性,尤其是受教育的男性,喜欢询问女性的感受,请求女性的允许,在各种事务上都力求“平等”,喜欢不停道歉呢?部分原因就在于,因为他们每天都被灌输这些东西:男女平等、尊重女性、性同意,等等。但问题在于,没有人告诉新时代男性的男性们:这些原则只适用于法律、政治和工作领域,而不能直接照搬到生活!如此简单的道理,却没有人告诉他们。学校也不教这些,全靠自己揣摩。同时,由于政治是一个桌面上的东西,而男女关系的”秘密“现在却成了有些不可告人的东西,所以许多人误以为桌面上的东西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现实。

生活遵循着一种截然不同的逻辑。如果混淆了政治和生活,哈利的悲剧就会在无数男性身上不断重新上演。有毒的并不是男性气质,而是我们今天的政治氛围。Nice guy们以为自己只要努力表现得善良体贴,甚至同情女权主义,就能找到女朋友或者跟女人上床。但结果却是,他们不仅在建立长期或短期关系的过程中困难重重,而且也很难维持长期关系,因为女性们想要的男人根本不是nice,而是所谓的Alpha。在他们被拒绝后,便斥责那些女性,说自己被欺骗了,说明明表现成你想要的样子,你还是去喜欢那些“坏男孩”了?

然而,更大的受害者不是男性——某种程度上,这些nice guy是自食其果——而是女性。有些女权主义者想要阉割整个男性气质,但就连她们自己都没认识到这会自食其果。实际上,男性气质的危机的直接苦果是由女性来承担,而不是男性。Nice Guy的大批量出现,这导致许多女性找不到合意的长期关系对象。更可怕的是那些错误地跟nice guy进入了长期关系的女性,这些女性都是最大的直接受害者。

无奈的是,由政治正确导致的Nice Guy现象和男性气质的危机的现象还会继续进行下去。由于政治正确的大环境不太可能改变,那么我们应该努力确立一种朴素但正确的意识:政治是政治,生活是生活。政治上的男女平等和生活中的男性主导根本就不是矛盾的。只要牢固树立这种意识,我们才有可能在政治正确的时代为生活划出一块地盘。

同时,我们也应该努力让那些不可告人之事浮出水面,并进行开诚布公地讨论。许多人,尤其是受过教育的人,不屑于去了解男女关系中的秘密,他们成为nice guy,这也许能说明他们明白政治正确,还懂某些时髦理论,但就是不懂女人,也不懂男人。毕竟他们看的书里不会告诉他们这些东西。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政治正确、Nice Guy与男性气质的危机”》 有 12 条评论

  1. […] 我也注意到,有些男性成为“女权男”,未必想到上床,而可能是想要讨好——无论是对友谊还是对浪漫关系。这些人可以放在“nice guy”这个范畴里。近年来互联网对nice guy的嘲讽的确把握住了一些现实,过度的示好对男性吸引力来说是不利的。讨好这种行为,即便能讨来友谊,也很难能讨来浪漫关系。而讨来的那种友谊,其内在价值也令人怀疑。 […]

  2. gigachad JACK 的头像
    gigachad JACK

    醍醐灌顶,最近我尝试了两次去寻求浪漫关系,文章的描述简直就是我本人了确实如作者所说。虽然我接受了将近二十年的教育,却对如何进入一段浪漫关系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1. 祝你好运!多努力尝试!

  3. Residualsun 的头像
    Residualsun

    博主这篇文章也给我和异性之间相处的过往经历提供了一些解释……顶一个。

    另,封面的Ross真的很搞笑哈哈。

    1. 很高兴这可能会有帮助!

  4.  的头像
    匿名

    我想起了那个笑话,不能喊no,女性有随时叫停的法律权利。
    不过造就这些的历史渊源是什么呢?

    1. “这些”指的是什么?

  5. qiuxiaori 的头像
    qiuxiaori

    您好,女强男弱, 男方在家庭中一昧服从,而女方也相当享受这种模式的情况 是否是一种特例呢 有什么说法吗

    1. 这听起来就是一种女方外遇或者出轨风险极高的场景,因为这种关系肯定无法满足女性的“服从”心理需要。我不觉得女性会真的享受这种关系,除非她从中获得了其他的利益,比如这个男人虽然一味服从,但是他很有钱。但即便是这样也无法弥补女性的“服从”需要。

      1. 极度同意。

  6. RoboticWings 的头像
    RoboticWings

    博主你好!读了你的文章,其实我有一个看法:比女权这一词语更深层次的假设是“零和博弈”还是“正和博弈”,明确女权一词的语境是在哪个博弈假设中至关重要。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这篇文章所强调的女权主义是在零和博弈的上下文中的,例如你所说的“政治正确助力于男性气质的危机”。
    诚然,视男性气质为大敌的女权主义者大有人在,但是就理论定义而言,女权主义并没有说要消灭男性气质,而是强调男性气质不是对男性的硬性要求(Young,2018)。
    所以个人认为,没有必要在工作或政治中戴着一个进步者的面具,然后在生活中撕下来——因为男人本来就可以在奉行女权主义价值观的同时,同时在浪漫关系中用自己的雄性魅力领导女性。真诚,又飒爽。

    References:

    Young, Emma, ‘Masculinity’, Contemporary Feminism and Women’s Short Stories (Edinburgh, 2018; online edn, Edinburgh Scholarship Online, 20 Sept. 2018), https://doi.org/10.3366/edinburgh/9781474427739.003.0005, accessed 30 Jan. 2024.

    1. 谢谢!看了下这篇论文摘要,似乎研究的是女权理论或者用女权理论来关照文学文本,这样来看的话,你提供的理论定义可能只是一部分女权主义者的想法,或者是女权主义者在冠冕堂皇的场合讲话时会这样说。但这些人实际操作起来则未必反映的是这种冠冕堂皇的说法。她们可能嘴上说正和博弈,但是在日常生活的性别战争中的行动中却体现的是零和博弈。
      关于“男人本来就可以在奉行女权主义价值观的同时,同时在浪漫关系中用自己的雄性魅力领导女性”,我觉得这两件事在本性上肯定是有抵触的。当然实际操作中可能有会走钢丝的大师能同时做到这两件事。或者只是奉行一种低限度的女权主义价值观,这就是有可能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