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罗杰斯的14条人生感悟

On

Update

1.在我与他人的关系中,我发现,从长远来看,表现成我所不是的某种东西,是没有什么帮助的。

在我与其他人的关系中,试图维持一个面具,在面具上以某种方式行事,而我在面具下面却经历着完全不同的东西,这对我没有帮助,也没有效果。

我在个人关系上所犯的大多数错误,我对于别人无所助益的大多数情况,都可以用一个事实来说明,即出于某种自我防御的原因,我的表面行为与自己的实际感受背道而驰。

2.我发现,当我能接受地倾听自己,并能成为自己时,我就会更有效能

当我如我所是地接受我自己时,我就能改变。

从“做自己”这个过程中生长出来的另一个结果是,关系随之变得真实。真实的关系有一种令人兴奋的方式,那就是重要和有意义。

3.我发现当我能准许自己理解另一个人时,它具有巨大的价值。

我们对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大多数陈述的第一反应是立即评价,或判断,而不是理解。

我们很少准许自己准确地理解他的陈述对他的意义。

我从这些经验中学习,改变了我,使我成为一个不同的人,而且,我认为是一个更有应答性的人。也许更重要的是,我对这些人的理解允许他们改变。

4.我发现打开渠道,让别人可以向我传达他们的感受,他们的私人感知世界,这是一件很充实的事情。

因为理解是具有奖赏性的,所以我想减少别人和我之间的障碍,这样他们就可以,如果他们愿意,更充分地展示自己。

5.我发现当我能够接受另一个人的时候,这具有很高的奖赏性。

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利用自己的经验并在其中发现自己的意义的权利,这是生命中最无价的潜力之一。在一个非常真实的意义上,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岛屿;只有当他首先愿意做他自己并被允许做他自己时,他才能与其他岛屿建立桥梁。所以我发现,当我能够接受另一个人时,这意味着具体地接受他所拥有的情感、态度和信仰,作为他真实而重要的一部分,那么我就在帮助他成为一个人:而且在我看来,这有很大的价值。

6.我越是对自己和对方的现实情况持开放态度,就越少发现自己希望冲进去 “解决问题”。

当我试着倾听自己和我身上发生的经历时,我越是尝试把这种倾听的态度延伸到另一个人身上,我就越是感到对生命的复杂过程的尊重。因此,我变得越来越不倾向于急于解决问题,设定目标,塑造人,操纵和推动他们走我希望的道路。

7.我能够信任我的经验。

我很长时间才意识到的一件基本事情,而且我还在学习的事情,就是当一项活动感觉到它有价值或值得做时,它就值得做。换句话说,我已经学会了我对某种情况的总体有机感知比我的智识更值得信赖。

8.别人的评价对我来说不是一个指南。

别人的判断,虽然要听,而且要考虑到它们是什么,但永远不能成为我的指南。

9.对我来说,经验是最高的权威。

有效性的试金石是我自己的经验。没有其他人的想法,也没有我自己的想法,能像我的经验那样具有权威性。我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回到经验中去,以发现更接近真理的东西,因为它正在成为我的一部分。

10.我喜欢发现经验中的秩序。

因此,我认为科学研究和理论建构的过程都是为了实现重要经验的内在秩序。研究是为使主观经验的现象具有意义和秩序而作出的持续的有纪律的努力。它是合理的,因为把世界看成是有秩序的是令人满意的,而且当人们理解自然界中出现的有序关系时,往往会产生有益的结果。

11.事实是友好的。

在任何领域,人们可以获得的每一点证据都会使人更接近真实的东西。而更接近真理永远不会是一件有害或危险或不令人满意的事情。因此,虽然我仍然讨厌重新调整我的思维,仍然讨厌放弃旧的感知和概念化方式,但在某种更深的层次上,我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认识到,这些痛苦的重组就是所谓的学习,虽然痛苦,但它们总是导致更令人满意,因为看到生活的方式更准确。

12.最个人的东西是最普遍的。

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最个人化和最独特的东西,可能正是那些如果被分享或表达出来,就会对他人产生最深刻影响的因素。这帮助我理解艺术家和诗人,他们敢于表达自己的独特之处。

13.我的经验是,人都有一个基本的积极取向。

在我与治疗中的个人最深入的接触中,即使是那些麻烦最多、行为最反社会、感觉似乎最不正常的人,我也发现这是真的。当我能够敏感地理解他们所表达的感受时,当我能够接受他们作为他们自己的独立个体时,我发现他们倾向于向某些方向发展。那么他们倾向于朝什么方向发展呢?我认为最能说明问题的词是积极的、建设性的、朝着自我实现的方向发展、朝着成熟的方向发展、朝着社会化的方向发展。我逐渐感觉到,个人被理解和接受得越充分,他就越倾向于放弃他一直以来迎接生活的假面,他就越倾向于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14.生活,在其最好的状态下,是一个流动的、变化的过程,其中没有什么是固定不变的。

在我的来访者和我自己身上,我发现,当生命最丰富和最有价值的时候,它是一个流动的过程。体验这一点既令人着迷,又让人有点害怕。我发现,当我能够让我的经验之流带着我,朝着一个似乎是前进的方向,朝着我只是模糊意识到的目标,我处于最佳状态。在这样随着我的经验的复杂流漂浮,并试图理解其不断变化的复杂性时,应该很明显,没有固定的点。当我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很明显,不可能有一个封闭的信仰系统,不可能有一套我所持有的不变的原则。生活是由对我的经验不断变化的理解和解释所引导的。它总是在成为的过程中。

(摘译自《个人形成论:一个治疗师对心理治疗的看法》,1961年)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