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男性意识的觉醒?

On

Update

关于女性意识的觉醒,人们已经谈得很多了,它在很大程度上跟世界历史上的女性运动结合在一起。既然有女性意识的觉醒,那一定就有男性意识的觉醒,可是人们却很少谈论这个东西。它很有可能从未发生过,或者正在悄然发生而未经人们的察觉。我们如何知道它是否发生了呢?显然是需要确定这样一种觉醒的内容是什么。

从哲学的角度来说,性别意识的觉醒,指的是这一性别成为了一个自为的性别。完成这一进程的方式是从另一个性别中认识到自身,而这是通过对对方性别的认识中返回自身来实现的。这样一个进程有一个前置条件,即他们已经先成为自为的人了。从精神史的角度来说,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运动逐渐让人们成为自为的人,以此为基础,19世纪下半叶以来的女性运动开始让女性成为自为的女性。但是,并没有一个相当规模的“男性运动”来让男性成为自为的男性。为什么男性运动迟迟没有到来,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我们已经大概知道了女性意识的觉醒包含了什么内容,那么男性意识的觉醒应该包含什么内容呢?我在这里斗胆提出一些可能的参考。这些参考不能是宽泛意义上的“人的觉醒”——这是业已完成的人文主义的内容,包含了男性和女性——而必须体现男性的性别特征。这些参考也不会包括一些具体的技术性内容,比如家务分配。

1、从女性主义意识形态中返回自身

从精神史的角度来说,女性性别意识的觉醒要比男性来得早;这是否在逻辑上也是必然的呢?无论如何,事情已经是如此,男性需要做的就是从女性主义意识形态中返回自身。这一过程是一个“扬弃”的过程,但“扬弃”并不是“取其精华去其糟泊”的意思,而是带着一个精神史阶段的遗产进入另一个精神史阶段的意思,也是使抽象的观念成为具体东西的过程。没有人能够活在观念的世界里。

现在的有些男生会对女生说:“我支持男女平权,但现在的女权主义者/女拳……”。 这样的话语一般没有体现出扬弃的观点,而是抗拒的态度。

具体而言,我们经常看到这样一个陈述:“男性对女性的系统性暴力”。男性需要从这样一条论述返回自身,而不应该停留在这样一个抽象观念中,也不应该单纯拒斥。这意味着男性应该了解女权主义意识形态说了些什么,并且想一想自己能够对此做些什么,并且去做,最基本的态度便是不要对女性施加暴力。

现在已经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一些男生受到女权主义影响,开始为自己的“阳刚之气”感到羞耻。这便是没有从女权主义意识形态返回自身的表现。

2、认识到与女性的平等的相互依赖性

相互依赖既可以从普遍的视角来看,也可以从特殊的视角来看。

从普遍的视角来说,男性和女性是相互依赖的。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人类的存续不能只有男性,也不能只有女性。这里不仅仅指的是人类在宇宙中的繁衍和发展的问题,而是贯穿到人类社会生活中的各个方面。

从特殊的角度来说——这里以亲密关系为例——男性和女性当然也是相互依赖的。不同相互依赖的表现形式在历史上有所不同。在前现代,我们往往看到的是“男主外女主内”的不平等模式。在19世纪,资本家和工人也处于不平等的相互依赖模式中。而在我们这个时代,人们需要认识到彼此的平等的相互依赖性,需要认识到自己在对方那里满足了归属感的需要。男性需要认识到自己是离不开女性的,无论是从普遍的视角还是特殊的视角来看。

仅仅是承认男女平等是不够的,还要承认彼此是相互依赖的。只有这二者结合起来,才能为社会的进步打好观念基础。这样,当女性承担大部分家务,男性就应该感到愧疚了。现实中,很多男性并没有认识到自己对对方的依赖。

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女性可以脱离对男性的依赖,而这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切实际的。

3、把自己意外获得的多余权力用在好的地方

至少从我们这个阶段而言,亲密关系普遍存在着一方存在更大权力的现象,而且大多是男性具有更大的权力。尽管大多数人认为亲密关系应该达到平等,但在现实中,那些为了平等而做的努力多少显得有点刻意乃至怪异,甚至女性也会有这样的感受。

权力具有两面性,而许多具有更高权力的伴侣把自己的权力用在了促进关系发展的方向上,从而为双方带来了福祉。男性不应该为自己的多余权力感到羞愧,也不必觉得自己的多余权力是与生俱来的。男性在自己的亲密关系中和对方一起培育平等氛围的同时,也要把自己多余的权力用在好的地方。

亲密关系中的权力是否可能在未来消除呢?我对此并不感到乐观。当然,如果权力能够消除当然更好。不过我们要认识到,权力本身并不是坏事,只有当它被用到坏的地方才是坏事。

我们这里谈论的权力也包括了暴力。在异性恋亲密关系中,尽管女性对男性施加暴力的可能性稍多于男性,但受伤最多的也是女性。由于男性在大多数时候拥有更强的身体力量,所以男性不应该把这种多余权力用在坏的地方,即便是女方先行动手。

诸如“我们男性保护女性”这样的言语,其实也是要炫耀自己拥有的多余权力。

一些女性主义者认为男性应该放弃自己的权力,这样的观点把权力本身视为恶,而且这样的主张也不可能实现,就像人性无法改变一样。

(关于亲密关系中的权力和暴力的研究综述,参见Rowland Miller: Intimate Relationship (9th editions)。我只是照搬了科学的意见。“女性的亲密暴力要少于男性”,这是一个被许多研究表明的刻板印象。)

4、认识到女性的不同性质的需要,并努力满足

在婚姻中常常出现这样的状态,男性希望女性满足性需要,而女性希望男性满足情绪需要。如果双方的需要都不能被很好地满足,这样的婚姻就是有缺憾的,并且会造成问题。现实中有大量男性,只是希望对方满足自己的性需求,而并没有很好地满足对方的情绪需求。相当多男性知道女性需要什么,但是他们无视甚至嘲笑对待这些需求。

诚然,如果共情是一种技能的话,那学习它的难度不亚于学习各种性行为姿势。一个笑话是,妻子为丈夫做了一件让他很感激的事情,而他不知道如何回报,而是这样说:“我帮你洗车吧!”许多男性的特点是工具性特质较多,而表达性特质较少。

我听说一对情侣因为唐山事件发生了争吵,男生说如果自己在场肯定也会远离并报警,这些说辞遭到了女朋友的痛斥。有网友建议男生顺着女生的话说就是了。请注意,这样的建议,或者所谓的“哄”,还不是共情,只是一种不耐烦的撸猫行为。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