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战争——一个普通网友的线上观察与远方感受

On

Update

CHUHUIV, UKRAINE – FEBRUARY 24: (EDITORS NOTE: Image depicts graphic content) A wounded woman is seen after an airstrike damaged an apartment complex in city of Chuhuiv, Kharkiv Oblast, Ukraine on February 24, 2022. (Photo by Wolfgang Schwan/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昨天中午吃过午饭,我刚刚在图书馆坐下,便看到某News App的消息推送,说俄罗斯已开始全面入侵乌克兰。USA TODAY的新闻标题使用了”declare war on“这样的短语。顺带一提,我此前对简体中文的媒体(少数个人账号除外)不报任何希望,并逐步让自己适应阅读不同立场的国际媒体的英文报道。

看到开战的消息,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如死灰,完全无法投入自己的工作。只好离开图书馆。走过学院底楼的咖啡馆,看到很多人像平时一样在热闹地聊天。此时此刻我不知道哪一个世界更真实。回到宿舍,在各个网站寻找最新的信息,并且主要是各种一手的视频或照片,并有意杜绝看到任何中文信息。

俄乌战争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欧洲发生的最大规模的战争,应该也是我出生以来经历过的最大规模的战争。记得2003年伊拉克战争那会儿,我还能在CCTV上看到现场的实况录播甚至直播,而现在几乎是不可能的。

总的来说,涌现出来的有价值的信息并不多,但同样需要筛选和甄别。有的人甚至把游戏视频片段当成了战争实况。

乌克兰网络依然畅通,所以有很多平民拍摄的视频片段,我看到有俄军Ka-52武装直升机被击中的片段,以及该机型坠落在地上之后的片段。最可怕的视频可能是一辆被击毁的俄军装甲运兵车仍在燃烧,旁边躺着一具俄军士兵尸体。基辅附近的一座居民楼被击中,一位满面血污缠着绷带的老太太站在楼下。14位女孩儿在导弹袭击中丧生。有乌克兰LGBT+团体在基辅游行抗议俄军入侵。乌克兰军方也公布了几张抓获俄军俘虏的照片。

俄军遭受伤亡的信息似乎表明乌军在组织有效的抵抗。不过问题在于,我找到的大部分视频或照片都是俄军的而不是乌军的。也有看到乌军大约十辆T-62在公路上被击毁的视频。于是我心生这样的疑问:乌军到底在哪里?后来看到有乌克兰政府部门希望大家不要泄露乌军动向的公告。

有防务周刊作者总结自己看到的信息,说在北部和东部,乌军和俄军打得有来有回,但在南部,俄军似乎并未遭遇有效抵抗。有分析称,普京高估了俄军的作战能力,而低估了乌克兰军民的抵抗意志。黑海蛇岛有13位乌军士兵驻守并被俄国军舰包围,他们对劝降喊话的回复是:“go fucking yourself”。他们已经全部阵亡。一些视频显示俄罗斯许多城市发生了反战游行,大量民众被抓捕。

最令人不安的视频似乎是成群的俄国军机在基辅上空自由飞翔的视频。但乌军似乎还是能袭扰俄国军机,据说在基辅,有几架直升机被敲下来。最让人振奋的,大概是乌军说,一架乌军Su-27在狗斗中击落两架Su-30。俄国空降兵一度控制了基辅附近的一个机场,但后来被乌军夺回。

一段视频显示一位乌克兰老太太质问一名俄军占领军士兵为什么要来这里,该士兵回答彬彬有礼,大意回复说“这段对话不会导致什么结果”、“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请回到家中去”,也许这位士兵自己也有同样的疑问。

当然,这篇文章并不是要像许多中文博主所做的那样,作为二道贩子把资料翻译一下,就成了热门作者。要做到这个当然很容易,但我没有这个兴趣。当然我非常尊敬这些人,因为他们几乎是中文世界中仅有的能传递有价值的最新动态的人。

作为一个远方的网友,我已经并正在尽可能地贴近一手信息源,并且是郁闷地、忧心忡忡地做这件事。鲜血和尸体——来自双方——都是十分骇人和揪心的。真没想到,在21世纪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俄国的种种做法,让我想起1937年日本对中国,以及1938-1939年德国对捷克和波兰的情景。

我身在历史系,但我看到有同行似乎迫不及待地要把这纳入自己那无聊的兴趣或理论视野中。你首先应该是一个有共情感受性的人,其次才是一个关注历史遗迹或其他什么东西的学者。一位身在乌克兰的人说,抱歉我不能叫出飞过我上空的导弹的型号,但我只是感到它很吓人。

在我写下这篇东西的时候,普京已经开始了对基辅的密集轰炸。战事已经进入到第二天,接下来的局势发展还不得而知,但已经造成了可怕的后果。祝愿世界和平。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普京的战争——一个普通网友的线上观察与远方感受”》 有 1 条评论

  1. […] 同样的后知后觉也发生在2022年2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战争爆发的消息传来时,我惊呆了,尽管各种传言和警告已经传播了一个月之久。2022年末浙大封校前夜,虽然我知道可怕的事情即将到来,但我还是没想到它会发生在第二天。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