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男性无法真正理解他们?

On

Update

在当下的中文互联网上,一些女权主义者相信并且经常散布这样一种神话:“男性无法真正理解女性”,让自己显得就像是一群既没有社交经验也没有异性友谊的涉世未深的人。这样的神话经常同厌男的集体心理和“姐妹”的抱团心态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种基于性别的身份政治的表达,而不是简简单单的“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了。

过去,我偶尔在一些网络交流中引用一些近些年的心理学研究成果回应了这些论调,而我的回应很有可能导致如下三种结果:1)她们迅速地失去了最基本的社交礼仪;2)她们迅速开始呼唤“姐妹”,以为那些网络上素未谋面的同性别人士是能够理解她们的。3)她们发现我是一位男性,并且迅速进行某种针对本人性别的嘲讽。简言之,这些人经常在网络论坛上回落到一种缺乏教养、部落心态和生理还原论的水平。这样的经历是很有趣的,我曾经把一段这样的对话截图发到浙大校内论坛。一位(女)同学评论说:“你在垃圾场当然只能找到垃圾人。”——嗯,这个“垃圾场”就是豆瓣小组——另一位(女)同学回应说:“为什么要搭理这些人呢,多跟女朋友或朋友相处不是更好吗?”这话说得没错。

抛开教养问题、部落心态和生理还原论不谈,“男性无法真正了解女性”这个神话也必须予以驳斥,因为它否认了不同性别之间的沟通,然而这样的沟通在日常生活中到处都可以看见。

这些人认为,女性自己有某种特殊经验,这里有如“性客体化”、“男性凝视”之类的夸大其词的想象,“咸猪手”、“性骚扰”之类的实在的经验,而这些经验是男性不具备的,所以他们无法理解女性。然而,这种看法是很幼稚的。

实际上,并不一定要具有相同的经验才能理解。任意两个人对某一件事有相同的经验,这种情况是很罕见的。在真实世界中,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讲述自己的情绪和经历后,幸运地产生了一种感到自己被理解的感受时,那个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这里涉及到了共情,从心理咨询的角度来看共情会很有帮助。心理咨询师一般要接受共情的训练,而人文主义心理咨询更是以共情活动为中心——这样的专业训练恰恰不包含装作自己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当一个人深受失恋之痛时,一位心理咨询师说自己也有过那样的经历,这样的反应在心理咨询中只具有非常边缘的意义,甚至具有负面意义。实际上,心理咨询师必须非常警惕通过自己的经验来理解对方。

从这一角度来看,共情从来就不是以有相同或类似的经历为基础的曾经有位女同学跟我面对面聊天时告诉我,她最近被一个男人摸了“屁股”(原话如此),在这种情况下,我对她的理解不一定需要遭遇同样的事情才能达成,而可以在沟通中逐渐达成。我们要牢牢记住,共情指的是一个人从另一个人的参照系中理解或感受他们所经历的事情的能力。如果一个人对一个人说自己被性骚扰了,另一个人说“我也被性骚扰过……”,这实际上是以自己的经验为参考系的反应,连理解的门槛都还没有达到!

有相同的经验不一定能导向理解在女性主题欧洲中世纪电影《最后的决斗》(The Last Duel, 2021)中,女主角和她的“婆婆”都有在婚姻中被其他男人强暴的经历,但是“婆婆”并不理解女主角要走法律程序的举动,而且还冷嘲热讽。跟她具有“姐妹”情谊的那位女性朋友也在旁观一场“失节”的好戏。

有一次,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跟一个同伴攀登寂静无人的黄山,终于回到住处后,同伴向一位保安讲述黑夜深山的恐怖,保安淡淡地说:“我知道这种感觉,我也经历过。”我想那位同伴并不会因为这句话感到自己被理解了。

我们鼓励女性向自己的身边人——无论男女,无论朋友还是情侣——讲述自己的经验和经历,而不是在网络上向自己从未见过的“姐妹”发出抱团取暖的请求,还谈论“男性无法真正理解女性”之类的奇谈怪论。友谊和爱情所能提供的深刻体验,远远不是这种网络抱团能提供的。我们越依赖于网络,便越远离生活的真实面貌和丰富内涵。

网络社交的局限性是心理学界的科学共识。因为这里只限于文字的并且经常是单方面的表达。在文字表达这种媒介之下,无论是人的信息的发出还是接收,都受到了极大的局限和扭曲。文字沟通与面对面沟通的差别相当于简笔画与蒙娜丽莎的差别。这种情况下,你以为自己共情了,其实离真正的理解还差得很远。现在网络上经常有人吹嘘自己“共情能力”很强,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只不过是在想象或自我陶醉而已,因为从网络上得到的信息跟面对面交流获得的信息相比实在太少。连沟通都没有发生,怎么可能会有理解?

至于为什么一些人会坚持认为“男性无法真正理解女性”,根据我的经验,这大多可以从她们的原生家庭、童年经历和创伤经验来解释,这些特殊且抑制性的东西当然不应该上升到一种普遍的定则。一般来说,这些人要么需要自我疗愈,要么需要在浪漫关系中疗愈,要么应当接受心理咨询,否则这不利于她们的个人福祉。当然,还有可能是她们缺乏人际交往经验,所以对这个世界缺乏认识。

女性比男性拥有更好的共情水平——这一刻板印象只有一半是对的。一些研究表明,当男性被要求专注于共情时(有时还需要某种“训练”),他们的表现和女性一样好。然而,理解是罕见的,无论男女,因为人们习惯于从自己的参考系来评判其他人遭遇的事情。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不是男人无法真正女人或女人无法真正理解男人,而是理解本来就难以做到。理解和爱一样,应当是稀缺的,抽象地谈论自己爱上了或理解了一个群体甚至所有人,这是一种自我欺骗和自我贬值的行为。

但是,我并不是想提供一种晦暗不明的图景!如果两个人愿意坐下来,并付出各自最大的努力去理解对方,理解总是能够达到的。总之,人们应该在自己的实际社交、友谊和浪漫关系中去探索人性中的理解与被理解,这样的真实体验在网络论坛上是不可能找到的。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为什么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男性无法真正理解他们?”》 有 3 条评论

  1. 这篇文章之前有两位读者发评论指出标点符号的错误,由于最近博客网站更新时遭遇事故,又没有备份,导致这篇文章实际上是重发的。原来的评论不能恢复了。实在抱歉。

  2. […]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在《为什么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男性无法真正理解他们?》中有过专门讨论,并有力地驳斥了女权主义者的谎言。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