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Ok to Be a Man

On

Update

jordanpeterson
乔丹·彼得森,加拿大心理学家,著名公共知识分子

在我们这个时代,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看到这篇文章的标题时有可能会感到自己受到了冒犯,我也有这种感觉。啊,现在还可以说做一个男人吗?

之所以感到自己受到冒犯,不是因为“难道不能做一个男人吗?”,而是因为“做一个男人,这是可以说的吗?”。而我们在看到“It’s ok to be a woman”时并不会有同样的感受,而且我相信一些女性在看到这句话时会感到被激励。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近一两年,我接触了一些心理学方面的文献,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反思自己以前对女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盲从。我越来越发现,相比于人性的复杂性,女权主义只是给出了一幅现实世界的漫画。就此而言,女权主义与其他激进意识形态采取了同样的策略。许多人也承认这一点,但他们坚持这是一种能带来进步的革命性的意识形态——作为一种“身份政治”,它的行动力和凝聚力的确值得钦佩——可是,这种意识形态会牺牲什么?现在我们已经无法直视“It’s ok to be a man”这句话了。

我不希望自己受到误解。在“铁链女”事件期间中,我看到一张图片,一所大学教学楼的黑板上被写上“父权制死路一条”的字样,我跟拍摄它的人和转发它的网友一样感到慰藉。在我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我已经解释了自己作为一个人文主义者所理解的与女权主义者的异同。玩弄身份政治的人似乎很难理解,当一个人声称自己不是女权主义者的时候,也可以不是一个父权拥护者。我可以同时从上野千鹤子(日本女权主义者)和乔丹·彼得森(加拿大心理学家)那里获得一些思想上的启发。

最近我关注到了乔丹·彼得森的一些访谈和讲演视频。一方面,我越来越相信心理学是反驳女权主义意识形态的强有力武器;但另一方面,这种反驳不一定要像彼得森那样拥护生理决定论的等级体制的合理性。我不是彼得森的“粉丝”,但赞同他的许多看法。他反复提到,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是全世界推进男女平权最为彻底的国家,但是在这些地方,男女之间的差异是增加而不是减少了。在学术界,这个现象又被称为“性别平等悖论”。在他看来,这意味着男女差异是由本性决定的,任何尝试消减差异的尝试都违背了本性。

最近,彼得森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动态:“It’s ok to be a man”。作为一名反政治正确的知识分子,彼得森是一位争议很大的公共知识分子。人们对他的评价分歧很大,但他的确看到了在女权主义时代精神下masculinity正在面临的危机。我在读初中时买过一位中国教育学者写的叫做《拯救男孩》的育儿书籍。后来在一些学校里试图提升“男子气概”的行动在网上受到了嘲讽和攻击。知乎这样的地方有时会冒出“为什么现在男生不追女生了?”之类的问题,这些现象或许是有关联的。

当一个女性一方面频繁地攻击男性,另一方面又在内心期望有男生来接近她,这多少是不太融贯的事情。在Youtube里一个展示如何搭讪的六百万播放的视频中,一个热门评论是“我对一个女孩做了这件事,结果她是个女权主义者。我下周要上法庭了。”这是一个笑话,但却点到了某些东西。一些女权主义者不仅频繁攻击整个男性性别,还反对浪漫爱情并且主张独身。对于大多数情况来说——归属感和浪漫爱情是人的两种情感需要——所以这种意识形态就成了一种自我破坏(self-sabotage)。

女权主义意识形态成功地让一些男性开始产生对自己性别的羞耻感和厌恶感,也让更多男性难以产生或不敢声称对自己性别的信心。从心理健康的角度,这也是一种自我破坏。因为,人们应该接纳自己的属性(而且这是天然的属性),并且要对这些属性有信心,这是我们通往幸福或美好生活的必经之路。跨性别群体是另一个复杂的问题。

一些人对masculinity的反感,也体现在对“娇妻”的反感之中。“娇妻”无非是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自己对浪漫伴侣的依赖。也许这种依赖感超出了某种公共场合所需要的限度——就像人们不能容忍一对在图书馆亲热的情侣——但无法否认,她们在彼时彼刻是幸福的。有争议的不是她的情感,而是公共场合对人的行为举止的某种期望。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自己有责任“拯救娇妻”,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使命感。

我必须指出一个明显的事实,一个在自己社交媒体上经常发布女权内容的女性或男性,几乎肯定会损伤自己的吸引力。偶尔发布相关内容也许不会有这样的影响,因为这能让这个人显得“有思想”。部分男性错误地以为,自己如果经常发布这些内容可以博得异性的好感,但这种好感不是浪漫性质的,而只是女权主义女性的好感。在Dating Market,声称自己是feminist几乎是一种自杀行为。部分独身主义者(由于自己童年经历的缘故)只是把女权主义作为自己的心理防御机制。

总之,一个男人值得为自己的masculinity感到自信和骄傲——至少异性性向的男性是这样——但这种气质不应当是有毒的或传统的,而是健康的和现代的。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可以进一步提升agreebleness等其他素质。一个空有agreeableness而缺乏masculinity的男性,从今天的社会期望来看(无论是男性和女性),仍然不是一个理想的形象。Alpha male是似乎是对的。最重要的是,无论男女,人们都不应该让女权主义意识形态变成一套自我破坏的信念。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